姑娘,微信中最后一次的对你回复是在1月24日。

我说“好,等你有空了,再找你。”

————————————————————————

说好了这一篇写给你,却是在半个月前写了两行开头,便写不下去了。很多话想说,很多事不理解。脑子也不够用,每天四个多小时的英语单词,让我无暇它顾。如今稍稍腾出了时间,用来面对你,告诉你我想说的,告诉你我所不理解的,虽然你可能不会看到这篇文章。不过我不想不说再见,就再也不见了。

之所以还在写,是想说,再见,我喜欢的姑娘,我想你的人生会更精彩,我也会活的更精彩。

 

你曾说过我的想法很恐怖,其实我不理解到底是哪里恐怖,或许这就是我的三观吧,或许没那么正,但也是头一次有人告诉我很恐怖。那就算是很恐怖吧。还记得当时创办骨头船的目的是什么么?我记得和你说过,不知道你这个副船长还记得吗?之所以创办骨头船,就是因为每个人的感悟、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关于这个世界这个人生的看法都不同,这里就是为这些想法、感悟、观点提供一个交流的地方。三观是在每个人在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生活中行成的一个半固定的观点、态度。这不是完全固定的,或许有偏离主流的,但不一定是错的。而通过交流可以矫正,可以让自身更了解自身。三观是能够改变的。

骨头,支撑起人这个皮囊的东西。船,在海上航行的交通工具。骨头船,正承载着灵魂在人生的大海中航行,因为它在分享,更多人的交流,来明确自身的方向,它就是一个指明灯,指引着靠岸的地方。

其实我不太明白你如今的想法是怎样的,因为我们的交流变得很少了。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是历史的学习让你在更敏锐更明智?还是社会的经历让我更沉沦更迷惘?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我没有错,也没有很恐怖。我仍然还是我,还是那个积极向上的我,虽然不被理解,可不影响我对自我的追求。

天边媛,我称她为“白罴”,还是你介绍我和她认识。只是忘了哪天起,你说她很恐怖,然后从此和她断了联系。你是怕被她影响还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觉得她很恐怖,我觉得大家应该互相理解。或许是她在那个阶段丧失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但你作为朋友,是不是应该和她共度,帮助她脱离这份“恐怖”,万一,她只有你这一个朋友,失去了你,她就失去了所有朋友呢?万一,你的离开,让她的想法更恐怖,而导致永远失去了她呢?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白罴已经度过了最黑暗的时刻,或许她仍然时不时的想着离去,但我们该传递给她的应该是正能量啊。我现在仍然和她有联系,我不会放弃向她传递正能量。

哈,殊不知,你曾经也一直在向我传递正能量啊,也是在我黑暗的那段时间。也是你在刺激着我,重拾考试,甚至产生了考研的想法。我也是因此开始喜欢你,是真正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欢,而不仅仅是朋友。

我不知道如今你过的好不好,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和你说过话。

或许是再也不会说起来吧。

只是,骨头船上,你永远都是副船长,我等着你回来。

我喜欢你,从心底上。

就说到这吧。就算骨头船上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任何乘客,没有任何水手,我都会维护好它。

写给我喜欢的那个鹿角女生-“薄荷小仙儿”。

再见,你要好好的。

如果你觉得好,请赞助我们!Thanks!

我们都是文艺青年-骨头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